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术世界

源 于 生 活 。 高 于 生 活

 
 
 

日志

 
 
关于我

本博所有内容及图片,除特别注明出处外,均为原创,欢迎转载,请著名出处和作者。谢谢!!! xiaoling458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鹰旗下的最后荣光——11-12世纪的拜占庭帝国军队  

2011-05-31 15:0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梯伯河畔的永恒之城,到欧亚交界的世界之巅,从广袤无垠的沙漠,到巨木参天的黑森林,你都会看见一支部队留下的足迹。他们见证了方阵的衰落,战象的铁蹄,蛮族的无畏,骑射手的狂啸,沙漠民族的无限征服,诺曼骑士的究极冲锋,这只部队无数次被击败,又无数次如不死鸟般重生。是的,他们是纪律与训练的终极体现,是每个君王都向往的职业战士,是黑暗中世纪战场上文明最后的残光,他们是罗马军团,属于罗马帝国的军队。

一:科穆宁朝的大背景

随着拜占庭的黄金时代在佐伊之夫们的手中结束,这个强盛的帝国又逐渐进入了其低谷期,小农兼并大大削弱了军区制的力量,而1071的曼吉刻特大败更是对其军事力量的沉重打击,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身穿紫袍的科穆宁们只有改革一路可走。

阿列克修斯-科穆宁,应该说是一位相当有能力的皇帝,中2里开场7星不是白给的,然而他的军事生涯却满是悲惨的失败,这很大程度上应当归咎于他的RP太差,我们将在下面看到他的大军是如何在都拉佐消失的,这个稍后再谈。当阿列克修斯上位时,他惊奇的发现他的军队居然只有两万人,而过去的拜占庭帝国曾拥有二十万人的大军。这显然是历史上一个国家必然发生的现象:自耕农被吞并所导致的。对于基本没有封建农奴制的拜占庭帝国来说,这以为着一国已无可用之兵。拜占庭乃四战之地,东邻突厥虎,西看条顿狼,南来诺曼狮,北有罗斯熊,没有军队即意味着灭国,对于刚刚穿上紫袍的阿列克修斯皇帝来说,这显然是不能允许的。为了增加兵源,他采取了两手措施,即大量雇佣佣兵与建立拜占庭式封建制,即普洛尼亚制度。

普洛尼亚制最先是阿列克修斯为了安抚不安分的拜占庭贵族,使自己免于遭到拜占庭式阴谋所建立的。不过很快这个制度就转变为了军事贵族制,它给予那些得到军功的部队们一片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农民的税金,不过这片土地无法继承,而且依然属于皇帝和国家的资产。这个制度与西欧封建制有很大不同,拥有普洛尼亚者不会像欧洲封建主那样得到属地农民的忠诚和特殊服务,有些时候,这个制度甚至连土地的所有权都不转让,只是让拥有普洛尼亚者拥有收税的权力而已。然而就算如此,拜占庭的富饶土地已足以吸引不少人前来效忠了。
[attachment=109421]
图为 1081年的拜占庭

二:科穆宁朝的军事装备

下图为 标准的拜占庭步兵
  [attachment=109422]  
拜占庭的步兵与骑兵们喜欢使用长矛,从命名方式上看,这种长矛可以直接追溯到帕提亚时代的Contus长矛,为了对抗骑兵这种矛显然相当的长,不过是单手使用的。拜占庭部队往往将剑作为他们的第二选择,拜占庭剑分为两种:直身,双面开锋的西欧骑士剑“spathion”与略弯,单刃,类似于军刀的“paramērion”,有证据显示拜占庭骑兵像以后的波兰骑兵一样同时佩戴这两种剑以应对不同状况。拜占庭的一些非本族裔弓箭手会使用战斧进行格斗,不过更有名的应该是瓦兰吉卫队使用的双手丹麦大斧。拜占庭的禁军使用长柄镰刀,不过很有可能只是仪仗队而已。不过最为著名的是拜占庭骑兵使用的钉头锤,这些锤子在曼努埃尔皇帝的时代让狂野的诺曼人充分体会了西亚重骑之乡的古老骑兵文化。拜占庭人使用标枪,投石索等部队作为步兵的辅助,不过他们最喜欢的射击武器显然是复合弓。科穆宁时代的步兵和骑兵都使用土耳其式的复合弓,而且使用技术不下于其原主。
[attachment=109423]
图为 形形色色的拜占庭骑兵

拜占庭现在也出现了筝形的和意大利式巨盾,不过最主要的显然还是圆盾。拜占庭军队铠甲十分精良,大部分轻型部队都一种叫做kavadion的软甲,那是一种内填充材料的布甲,很有可能是棉甲,重装部队也在金属铠甲内穿一件这样的甲,这种甲在后来的西欧十分常见。另外一种类似的装甲,epilōrikion,则是穿在胸甲外面的。重型铠甲方面,拜占庭是链甲(lōrikion alysidōton),鳞甲 (lōrikion folidōton),札甲(klivanion)齐头并进发展,拜占庭的链甲与鳞甲类似西欧,是一件延伸到大腿的长衫。而札甲则不同,拜占庭札甲是一片片圆形甲片边压边铆接起来,然后缝制在皮革上。现代复原证明它有惊人的防切砍刺击能力,但鉴于其重量与费用可能只用于铁甲圣骑兵等精锐部队。札甲往往还用一种被叫做kremasmata的护甲辅助,这通常是一件缝制的衣服,往往加上了手臂的金属补强件,有迹象表明kremasmata可以是缝制在皮甲上的鳞甲或札甲,这也是拜占庭骑兵三层装甲说法的来源。才学渊博然而文章往往有着臆想成分的安娜科穆宁公主在《亚力克塞王朝》中记叙皇帝被两名诺曼骑士从左右用骑枪各捅了一下,但他几乎没受伤。
[attachment=109424]

三:科穆宁时代的拜占庭部队

科穆宁的拜占庭军队一度遭遇了巨大危机,1091年时,皇帝甚至发现他手头的军队只有500人。然而阿列克修斯,约翰与曼努埃尔皇帝励精图治,重建拜占庭势力。这不仅仅是通过军事训练重建军队,科穆宁们希望他们的军队能主动对事态作出反应,而非完全听从皇帝的命令,这些务实性的改革对拜占庭军队来说很大程度上是迫切需要的。

全新的拜占庭军事体系依然围绕着专业的,高纪律的部队组成。他包括一支强大的禁卫部队,例如瓦兰吉卫队。死去将领后代组成的阿贡托普莱重骑兵与境内少数族裔组成的部队如瓦达瑞泰弓骑兵,欧式的普洛尼亚封建军队,部分的外国佣兵如拉丁骑兵与土耳其弓骑兵以及从拜占庭各行省招募的职业部队,包括我们耳熟能详的铁甲圣骑兵。除了这些由拜占庭皇室直接供养的军队外,拜占庭军队还包括富有贵族们的私兵等。
图为 拜占庭步兵
[attachment=109425]

次于皇帝的陆军总指挥被叫做大长官(这个我不大会翻,原文是megas domestikos),而海军总管叫做大公(megas doux),后者同时对地中海诸岛和希腊南部的陆军负责。一支野战军队的长官通常被称为将军(straтēgos),而区域防守的行省长官则是公爵(doux),在公爵之下的城堡要塞长官叫做护城者(kastrophylax),至于更小部队长官的官名则取决于所负责的部队,如北欧斧头帮的老大叫“从者”(Akolouthos),这个官过去是塔格马塔近卫骑兵部队的长官,而塔格马塔部队的头现在直接就叫“塔格马塔的老大”(Tagmatarchis)了

科穆宁朝的禁军削减了许多,在拜占庭的极盛时期,几乎是皇帝兴趣一起来就成立一支禁军,科穆宁们可没胆子这么豪迈的做。君士坦丁大帝建立的禁卫指导团骑兵(ScholaePalatinae),东罗马时代的内侍警卫军(Excubitors),马其顿朝的拜占庭铁甲常胜军(athanatoi)等等全部被丵干掉了。在科穆宁们剃刀下幸存的禁卫骑兵部队是拜占庭伙伴骑兵(Hetaeria)与都拉佐惨败后阿列克修斯皇帝组建的2000名阿贡托普莱重骑兵,瓦达瑞泰弓骑兵也在约翰二世时期加入禁军。在科穆宁时期地位与日俱增的是贴身卫队(oikeioi),他们的职责像是那些护卫西欧国王的骑士,并用铁甲圣骑兵的方式武装起来。他们装备着最好的武器,往往由年轻贵族组成,尽管并没有正式编制但依然是一股强大的军事力量。在阿列克修斯时期帝国卫队也充当了过去禁卫指导团的职能,即培养年轻军官,阿列克修斯皇帝曾将300名青年军官编入他的卫队并加以指导,这些军官后来很好的阻挡了博厄蒙德与诺曼军队对阿尔巴尼亚的入侵。

[attachment=109426]
图为 使用战斧的北欧卫队

令人生畏的瓦兰吉卫队,或者说北方酒鬼依然是拜占庭军中支柱,不过在科穆宁朝时盎格鲁撒克逊人也加入了瓦兰吉卫队。他们挥舞阔剑与丹麦战斧,骑马进入战场但下马作战,以其暴力无比的冲锋击垮敌人阵线。瓦兰吉卫队在Dyrrhachion之战中硬扛了诺曼骑士的冲锋,但在反冲锋时杀的太远,以至于孤立无援遭到围歼。而在Beroia之战中瓦兰吉的表现更好,他们在约翰二世亲自指挥下以一次凶暴的冲锋穿透了佩切涅格人的障碍战车并切断了敌方后路,取得了完全的胜利。科穆宁朝的拜占庭军中最多约有5000左右的瓦兰吉部队。

拜占庭的主要部队是矛兵(kontophoros),使用有着千年历史的Contus长矛,他们往往都能够分到铠甲,前排的往往可以分到金属铠甲,有时甚至是札甲。这些步兵的战术是防守性的,他们往往会设置胸墙或像罗马军团那样建立临时营地以对抗敌人。拜占庭军队中亦有着为数不少的投射步兵,包括希腊时代流传下来的皮盾投枪兵(peltasts),这些皮盾兵速度极快,与重步兵一样使用长矛,战术类似于伊比利亚半岛上的标枪丵手,往往作为科穆宁军中的突击队使用。而一般意义上的投射部队则是轻步兵(psiloi),他们包括弓箭手,标枪丵手与投石兵,并且会带一个小圆盾和剑作为近身格斗只用,他们主要的功能是保护拜占庭步兵线的侧翼和打击敌方轻装部队。当然,还有安纳托利亚边防军(Akritai),这些戍边军团的后代来自帝国东部的希腊族裔,专擅使用投射武器对抗游牧弓骑兵。
过去的拜占庭骑兵是使用弓箭与长矛的两用部队,然而在西欧铁骑强悍冲锋之前,这些骑兵被证明已经不适应时代了。科穆宁时代,尽管拜占庭军中依然有不少重型弓骑兵,然而皇帝们锐意取新,建立了拉丁式,或者说诺曼式的强力冲击骑兵。
[attachment=109427]

拉丁骑兵是来自西欧骑兵的统称,拜占庭人认为法兰西骑士要比德意志的法兰克骑士更加强悍。这些骑士的强力冲锋令拜占庭人感到十分恐慌,以至于安娜科穆宁姐姐写下“无物可阻挡拉丁骑士之冲锋,巴比伦城墙亦会为其凿破”之语。在拜占庭军中的大部分拉丁骑士均非一般雇佣兵,他们往往会长时间服役,得到皇帝的薪酬或者普洛尼亚,甚至于进入正式编制并且融入拜占庭社会娶妻生子。所以也有不少拉丁骑士来源于拜占庭境内拉丁人的后代。拉丁骑士们的装备取决于他们来自哪里,不过到最后他们一般都会选用拜占庭产的装备。

骑手(Koursores)是一种较晚期的拜占庭骑兵,可能是较为轻型的铁甲圣骑兵,他们或许也与骠骑兵有关系。这是一种拜占庭式的轻骑兵,骑着轻快敏捷的马,擅长引诱敌军与追杀残兵攻击对方侧翼。他们往往还执行两种作战任务,一种是defensores,这种情况下他们会部署在军队左侧,拦截对方包抄的骑兵;一种是prokoursatores,即侦查,探路或迂回对方侧翼,这时他们会部署在军队右侧。

拜占庭弓骑兵分为两种:快速的游牧式弓骑兵和披甲的重型弓骑兵。拜占庭本土弓骑兵属于后一种,他们队列整齐,纪律严明,往往在战场上驻马射击,相当于快速移动的重型步弓手。这种东罗马式的骑兵在科穆宁朝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用于支援重型弓骑兵的外籍轻弓骑兵,即拜占庭化的土耳其人或马扎尔人,如瓦达瑞泰(Vardariots)和土耳其弓骑兵(Turcopoles)。大部分拜占庭弓骑兵的素质依然十分的高,他们时刻准备着拔剑格斗,也能有组织有纪律的假装败退以引诱敌人。在1120年,拜占庭人甚至以一种中2里才有的弓骑兵偷城拿下了一座土耳其城池。至于剩余那些来自游牧部落的无甲轻弓骑兵则只是用于侦察和骚扰大队敌军。

铁甲圣骑兵是拜占庭传统军队,他们是拜占庭军事力量中最为重型的部队,身穿拜占庭式的重型铠甲。尽管如此,在阿列克修斯时期铁甲圣骑兵还是太过陈旧,他们无法抵抗诺曼骑士的冲锋,以至于皇帝要让他最精锐的骑兵避免与诺曼骑士交锋。过去的拜占庭重骑兵虽然身着重甲,但速度极慢,以至于基督斗士尼基弗鲁斯认为他们不可能比小跑更快了。因此当11世纪西欧骑士学会大举骑枪冲锋时,拜占庭骑兵就落伍了。曼吉刻特后失去传统产马地安纳托利亚与叙利亚地区对拜占庭骑兵的打击同样沉重,这使他们失去了优秀的坐骑。然而曼努埃尔皇帝,这个热衷于枪术竞赛的西方粉丝引进了骑士比武,骑士式武装与夹枪冲锋战术,抛弃了过于沉重的装备以及马甲,并辅以拜占庭传统的纪律与优良的装备,将铁甲圣骑兵重组为令人生畏的重骑兵部队,在拜占庭文献中这些手持狼牙棒和骑枪猛烈突击的重骑兵有时也会被称为“精锐枪骑兵”。
  [attachment=109428] 四:科穆宁们战争的结果

科穆宁朝的军事行动,总体上是有胜有负,这里还是主要挑阿列克修斯,约翰和曼努埃尔三位皇帝开创的拜占庭最后辉煌时期讲
[attachment=109429]
图为 皇帝 阿列克修斯

阿列克修斯皇帝,虽然一生运气不佳,但说他是游戏开场全欧最有能力的人绝不为过(不过1080年阿列克修斯尚未登基....),他三十七年的执政生涯中充满战争,他在一场拜占庭式阴谋(按安娜科穆宁的话讲,这里面她立了大功)中干掉了尼基弗鲁斯三世,于1081年的愚人节顺利拿下君士坦丁堡。然而拜占庭的皇位并不只意味着权力与紫袍,还有无尽的危险。诺曼人迅速向拜占庭展开了进攻,威尼斯与拜占庭的舰队逼退了诺曼海盗,然而在都拉佐,刚上任的皇帝与他的军队为罗伯特吉斯卡的猛烈进攻所打败,诺曼人于1081年夺取都拉佐,并进一步围了色萨利的拉里萨。这对阿列克修斯是个巨大的考验,然而皇帝祭出了东罗马帝国百试不爽的法宝,用360000根金条买通神罗皇帝入侵意大利,使诺曼人在1083与1084年间被迫回防。几年之后,罗伯特之子博厄蒙德再次入侵,皇帝这回征用了教会财产,紧急组建了一支军队,一开始皇帝两战两败,然而第三战时皇帝从苏丹那儿借来了7000塞尔柱军队,最终击败了博厄蒙德,并收回了所有失地。

结束诺曼战争后,皇帝开始向异端们开战了。保罗派与伯格米尔派的异端们发动了叛乱,拜占庭军中的保罗派士兵也在诺曼战争中当了逃兵,佩切涅格人渡过了多瑙河。皇帝决定一一剿灭他们,这导致了更大规模的叛变,非力波波利叛变了,并且拜占庭西部驻防军长官在战斗中死亡。1087年佩切涅格人洗劫了色雷斯,作为报复皇帝进攻了默西亚,但在进攻锡利斯特拉时遭到了失败,皇帝不得不赔款求和。1090年佩切涅格人再次入侵,并联合土耳其人准备围攻君士坦丁堡,彻底摧毁拜占庭帝国。正当拜占庭的国运跌到谷底时,皇帝找到了来自库曼游牧部落的援军。1091年4月28日早晨,5万拜占庭-库曼联军与8万佩切涅格人展开决战,其战况没有记载,我们不得而知,然而联军方获得了胜利,并大肆屠丵杀佩切涅格人。这是1071年以来拜占庭20年国运日衰的终止点,拜占庭帝国由此开始最后一个复兴期。现在,阿列克修斯皇帝终于可以把注意力转到老对手塞尔柱人身上了。

下图为 十字军以前的拜占庭
[attachment=109430]

1091 年时,拜占庭已经完全丧失了对包括尼西亚在内整个小亚细亚的控制权,然而帝国在击败了诺曼人和佩切涅格人后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量,拜占庭先后从土耳其海盗手中收回了爱琴海诸岛以及马尔马拉海沿岸地区的控制权。然而就算如此,土耳其在小亚细亚内陆的势力仍是拜占庭所无法触及的。1094年,阿列克修斯皇帝向教皇乌尔班二世发去了求助信,他需要支援——以雇佣军的形式。一些人(现在仍有)将其解读为号召一次十字军。从皇帝的内心来讲,这是绝对没有想到的。然而无论如何,十字军就这么开始了。

拜占庭人是无法理解十字军的,尽管希拉克略和尼斯福鲁斯的战争与此相似,但拜占庭与穆斯林的战争主要是一个政丵治现象,原本是想收回罗马人的领土,以及保护拜占庭民众。在1096-1097年,十字军队伍开始在君士坦丁堡聚集,在那里他们受到了相当冷淡的接待。他们期望能被看作成为解放者,但是拜占庭人只是将十字军看成是一帮爱管闲事的外国人。阿列克修斯试图让十字军效忠于他,并为十字军提供了支援。一开始,十字军为拜占庭解放了尼西亚。但是在1098年安条克城被攻陷之后,十字军背信弃义了。曾被阿列克修斯打跑的十字军将领诺曼人博赫蒙德拒绝将安条克城移交给帝国,而且这也在十字军内部产生了争吵。诺曼人停留下来,而法兰克人却继续前进——这也预示着将会在十字军运动中未来会反复发生什么。1099年,耶路撒冷城陷落,不久之后,拉丁人的耶路撒冷王国宣告成立。这段时间里,拜占庭的约翰杜卡斯大公也在1097-99率军解放了罗德岛,士麦那,以弗所等城。这些成就被安娜科穆宁认为是阿列克修斯的政丵治与外交手段带来的,但在拉丁史学家笔下则成了皇帝反复无常,虚伪,狡诈的证据及十字军背叛的正当理由。十字军认为他们对皇帝的效忠失效了,因为皇帝的将军没有很好的帮助他们。

1100年,安条克亲王博厄蒙德只带了300骑士与一些步兵就向北前进,却落入了土耳其人的埋伏,被土耳其人抓住。阿列克修斯闻之出高价赎买这位破坏了效忠誓言,篡夺安条克所属权的诺曼人。然而塞尔柱的埃米尔听说后,要求得到一半赎金。博厄蒙德当即决定自己付给埃米尔那一半钱即130,000第纳尔,这个讨价还价最终以博厄蒙德被释放告终。博厄蒙德决定率军进攻拜占庭,他回到欧洲老家,结了婚并在1107年带了40000人马进攻巴尔干,再次围攻了都拉佐,然而拜占庭帝国与威尼斯结盟,以严密防守使博厄蒙德无机可乘,并截断了他的后路,最后在1108年博厄蒙德不得不签订了迪沃尔条约,安条克成为拜占庭属国,博厄蒙德名义上成为拜占庭帝国的安条克公爵。

早在1092年,皇帝就已将约翰科穆宁任为共治,然而皇帝还需要安抚安娜科穆宁与其丈夫,因为她的丈夫是皇后伊琳娜所喜欢的继承人选。尽管安娜与伊琳娜试图用一场宫廷阴谋让约翰不能即位,然而最终,1118年,约翰皇帝还是登基了。才貌双全的安娜依然坚持她的立场,并试图发动一场政变,然而她的丈夫,充满荣誉感的尼基弗鲁斯在最后时刻将整场政变与皇帝和盘托出。安娜十分愤怒,并认为她和她的丈夫应当交换性别,讽刺的是,她的丈夫成为了约翰最亲近的人之一。皇帝驱逐了安娜,这个行为应该说是十分仁慈的,之后皇帝还拜访过几次他那一直在修道院里的姐姐。安娜后来在修道院里与尼基弗鲁斯共同完成了《阿列克修斯王朝》,尽管在描述阿列克修斯与外族战争时颇为公正,但不乏贬低约翰之词也是因为如此。

图为 伟大的军事家约翰科穆宁,科穆宁时代最成功的指挥官
[attachment=109431]

约翰建立了一个忠诚而有效的政丵府,并长期联合神罗牵制诺曼人,但他的功绩绝非政务方面的,他是巴西尔二世以来最伟大的拜占庭军事家,可能也是同时代最为耀眼的将领。约翰上任之初即为破除父亲与威尼斯签订的不平等条约而向威尼斯开战,然而拜占庭的海军当时弱于威尼斯,因此帝国的岛屿和沿海城市受到了威尼斯舰队的洗劫。约翰并不准备重建拜占庭舰队,因此最后他谈和了,威尼斯人的贸易特权仍然继续着。

1122年佩切涅格人又在基辅公国的支持下杀过了多瑙河,约翰调回了他在亚洲的军队。在旧扎格拉,皇帝一开始表示出了和谈赔款的意愿,当佩切涅格人对此深信不疑时,帝国军队发起了突袭。一开始战斗十分艰难,然而瓦兰吉卫队在皇帝指挥下冲进了佩切涅格人的车城,大肆砍杀。此战之后佩切涅格人一蹶不振,余下的人大部分编入拜占庭的外籍军团中。

皇帝与匈牙利公主的婚事将他导入了一场防御性战争中,匈牙利人怀疑皇帝觊觎匈牙利国王之位,在两年的战斗后,皇帝在巴卡奇帕兰卡击败了塞尔维亚-匈牙利军队,恢复了和平。

拜占庭一直试图重返小亚细亚,1117年阿列克修斯、1120年约翰均率军击破土耳其人,拜占庭的势力重新向安纳托利亚高原延伸。塞尔柱帝国与达尼史曼德王朝的内斗给了皇帝机会,皇帝的军队拿下了安塔利亚等城。皇帝的精力简直无穷无尽,土耳其人在小亚细亚的行动被迫停止下来,很快曼吉刻特战役中的失地便被拜占庭全部恢复并驻军。这个时代的拜占庭军队面对土耳其人时总是坚定的聚集在一起,并摆出后来狮心王在阿苏夫用的空心大方阵防御,土耳其人发现他们面对帝国军队时束手无策。1139年特拉比松重回鹰旗之下,拜占庭在小亚细亚的势力重新回到顶点。

皇帝决定再次强调他对十字军小国的宗主丵权,1137年他拿下了亚美尼亚王国,亚美尼亚亲王被送到君士坦丁堡,安条克的雷蒙德赶紧向皇帝宣誓效忠。尽管皇帝在叙利亚地区为了基督信仰与穆斯林奋战,但十字军王国对帝国的猜忌无可避免,以至于安条克的雷蒙德和埃德萨的乔瑟琳宁愿在一边丢骰子也不愿参加在塞加尔的围城战。雷蒙德原本答应在拜占庭拿下阿勒颇,塞加尔,胡穆斯和哈马后交还安条克城,但当皇帝因与神罗的外交纠纷心烦意乱时他拖延了交付时间,至死也未兑现诺言。

约翰最后决定去耶路撒冷朝圣,当然是带了数万人马的,不过害怕的耶路撒冷国王乞求皇帝只带一万人,皇帝因此打消了出行计划。1143年,在一场狩猎中,皇帝因误中毒箭而死。他一生破城无数,在危机中引领拜占庭复兴,他的勇气,献身精神和虔敬赢得了整个基督教世界的尊重,甚至包括在鹰旗光辉下瑟瑟发抖的十字军诸国。他的早死中止了他的事业,但他死前指定了一个合适的继承人,末子曼努埃尔科穆宁。原因有三:他的长子伊萨克太过暴躁,不足以披上紫袍;曼努埃尔作战英勇,在新凯撒利亚的战役里表现突出;还有预言家说他的继承者名字中应该有个M字......
  [attachment=109432]
图为 约翰帝驾崩时的世界格局

曼努埃尔皇帝,这个热衷于西欧骑士文化,曾在竞技场上一次挑翻两名意大利骑士的皇帝热切希望拜占庭重回昔日荣光,成为地中海的超级强权,他几乎做到了。刚刚登基的皇帝面对的第一个考验就是第二次十字军东侵,埃德萨伯国被伊斯兰圣丵战所灭是这次十字军的原因。安条克的雷蒙德向西方发出求救,并再次重申拜占庭对安条克的保护义务。1146年拜占庭帝国发动了一场对塞尔柱帝国的惩罚性远征,拜占庭军击败了塞尔柱人、撤出了当地基督徒并兵临塞尔柱首都。这场远征大大激励的基督教世界,法王路易七世写信给曼努埃尔表示他率军前来进攻穆斯林。

下图为 欧粉曼努埃尔
[attachment=109433]

许多拜占庭人对第一次十字军影响深刻,其中包括曼努埃尔的阿姨安娜,她认为如果拜占庭有一天被毁灭,那一定是君士坦丁堡遭到来自背后的攻击,这将在不久之后化为现实。然而曼努埃尔时期的拜占庭还并非十字军可以撼动的,帝国军队尾随康拉德三世与路易七世的军队,避免他们在帝国领土上烧杀抢掠,大批士兵聚集君士坦丁堡随时准备防御城墙。曼努埃尔要求十字军不破坏帝国领土上的一草一木,然而还是时有小冲突发生。帝国皇帝与神罗皇帝康拉德三世建立了相当友好的关系,然而就在皇帝准备与神罗延续对西西里的封锁时,康拉德驾崩,继任者红胡子巴巴罗萨并没有与帝国皇帝达成共识。

尽管十字军国家处于风雨飘摇中,但卡拉克勋爵雷纳德依然有时间进攻拜占庭,他率领安条克军洗劫了塞浦路斯,拉丁史学家威廉泰尔认为雷纳德及其部下的暴行“会让匈奴和鞑靼人感到嫉妒”,狂怒的曼努埃尔派出了一支强大的舰队解救塞浦路斯,并带500骑兵日夜兼程赶到亚洲前线召集军队。皇帝横扫了西里西亚地区,正当他准备踩扁安条克时,一场自然灾害阻止了他,皇帝本人躲在一块石头下避难并为当地牧羊人救了出来。皇帝的入侵很快震惊了安条克公国,雷纳德向耶路撒冷王国求援,但鲍德温三世与曼努埃尔达成了共识,不会介入。绝望的雷纳德将自己裹在麻袋里,用绳子拴住脖子来到皇帝面前,乞求皇帝的宽恕。皇帝一开始无视了他,这个场景一直持续到所有看客都为兄贵SM Play感到恶心后,曼努埃尔饶了雷纳德,并将安条克纳入附庸国之列。1159年他率军进入安条克城,皇帝骑马巡视,安条克亲王与耶路撒冷国王步行侍从左右。随后他回师君士坦丁堡,路上胜了一次土耳其人并拿下了伊苏利亚。尽管如此,第二次十字军失败了,拜占庭也并没有得到曼努埃尔预期中的胜利,虽然已经是很大的胜利了。

西西里的罗杰二世一直在招惹皇帝,1147年诺曼舰队威胁了拜占庭的地中海沿岸城市,但1148年在神罗和威尼斯支持下拜占庭摧毁了西西里舰队。罗杰二世死后,威廉一世即位,但西西里与普里亚地区出现了许多反对者,一些普里亚人来到拜占庭寻求支持,而红胡子对诺曼人开战同样激励了皇帝。皇帝派出了两名将军,10艘战舰,一些拜占庭士兵和附带的大量黄金入侵普里亚,曼努埃尔希望得到神罗的援助,此时红胡子正在阿尔卑斯山以南面对充满敌意的诺曼人,但腓特烈婉拒了拜占庭的邀请,因为他的士兵目前士气十分低下。尽管这样,在当地反对者的支持下,曼努埃尔的军队进展迅速,帝国掀起了整个南意大利的反叛狂潮,连夺数城,重创诺曼王国。然而由于将领之间意见不合,拜占庭军的进攻逐渐缓和下来。且由于雇佣军要求更高出价,拜占庭失去了雇佣部队。在布林迪西之战中,诺曼人海陆协同发起攻击,数量少于对方的拜占庭军失败了。1158年,两国和谈,拜占庭军队撤出意大利,从此真正的罗马人再未看见过亚平宁肥美的土地。

在北部前线皇帝做了相当大的努力来维持巴希尔II于数百年前征服的领地。为了对付诺曼人,皇帝尽力与匈牙利和塞尔维亚保持良好关系,但1149年塞尔维亚人响应西西里的罗杰二世号召入侵了拜占庭。曼努埃尔击败了他们并将其首领收为隶属,随后挥师北上匈牙利,为的是将马扎尔人挡在萨瓦河之外,1167年拜占庭帝国取得了一场决定性胜利,将整个亚得里亚海东岸划入版图。匈牙利国王之弟贝拉来到君士坦丁堡,被曼努埃尔收为义子并改名阿列克修斯。1172年匈牙利国王驾崩,膝下无子,阿列克修斯前去继承王位,走时他对曼努埃尔发誓他会“永远效忠皇帝与罗马人民”,他确实这么做了,曼努埃尔的克罗地亚边境从未收到侵犯。
  [attachment=109434]
图为 拜占庭重骑兵的逐渐西欧化~包括战术和装备
12世纪中叶,拜占庭与罗姆苏丹国达成了短暂的和平,曼努埃尔还用现金换回了几座边境城市。然而,拜占庭不可能与土耳其安然无事的相处。皇帝决定与土耳其人来个了断。他带着35000人的强大军队,其中包括安条克和匈牙利的重装骑兵以及拜占庭工匠建造的大量攻城器侵入土耳其领地,土耳其使节带着一份让步的条约前来求和,然而拜占庭军中少壮派强烈主战,最终皇帝决定继续进攻。

这场战役是上天注定的失败,拜占庭人在土耳其坚壁清野政策下无法得到补给,而部队中又爆发痢疾,这导致皇帝决定不顾受伏击的危险快速行军,没有派出斥候。拜占庭军分为数个部分:以步兵为主的先头部队,重骑兵和禁军组成的主阵,安条克辅助部队和拜占庭攻城器组成的右翼,拜占庭正规军的左翼与皇帝及其精选部队坐镇的后军。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塞尔柱军队,据估计约为20000人左右。

1176 年9月17日,拜占庭的先锋军在穿越一个山谷时第一个遭遇了土耳其军队,但土耳其军此时尚未完全展开,先锋军的不少部队穿过了山谷,当主力部队进入山谷时,土耳其人开始全面攻击,他们从高处射箭,并着重削弱右翼的拉丁军队。右翼的部队很快失去阵型,并在土耳其人的攻击下溃散了,曼努埃尔的妹夫鲍德温被杀,然后土耳其人迅速烧毁了各种工程器械。左翼的拜占庭军同样伤亡惨重,指挥官被杀。余下的拜占庭军为此景所慑且发现土耳其人在攻击他们的后方,此时沙暴忽起,土耳其人不得不停止射击,但这并没有给拜占庭军以喘息之机。绝望的曼努埃尔坐下并准备面对自己和军队的命运,但他的军官最终激励了他。皇帝将部队重组为防御态势,推开路上的障碍建立营地并与后阵会合。

夜里拜占庭军成功击退了土耳其弓骑兵的进攻,Choniates建议皇帝抛弃军队,但他受到一名无名小卒的尖锐职责。之后的几天,土耳其骑射手都试图用射击将拜占庭军赶出来,皇帝派重骑兵队发动了两次反击,但均无成效。

两边都伤亡惨重且损失难以计算,当拜占庭军撤退时那些死者看上去都被土耳其人拔下了头皮作为战功。但最重要的是拜占庭失去了所有攻城器,这使他们完全失去了攻占土耳其首都和继续战争的可能。而对于塞尔柱苏丹来说,恢复和平也是当务之急,他送给皇帝一匹战马和剑,希望议和。议和的结果是帝国军队能够安然撤离,但必须拆除两个边境要塞并撤出驻军。

图为 皇帝和他的精锐禁卫军在奋战
[attachment=109435]
皇帝往往把这次失败比作曼吉刻特战役,但事实上,曼努埃尔做的要好于罗曼努斯。在他的迅速救援下左翼得以保全,建立营地也让土耳其军中的非正规部队失去战斗意愿,这些行为使拜占庭军最终受到的损失小于曼吉刻特。密列奥塞法隆战役只是科穆宁对小亚细亚一次扩张的失败而已。

1177 年,塞尔柱苏丹亚斯兰II集结大军入侵拜占庭,他们劫掠了安条克等城,这些满载赃物的强盗在回程中经过Hyelion and Leimocheir附近的曼德尔河。拜占庭军就埋伏在河边,当塞尔柱军队开始过河时他们击其半渡,无数塞尔柱人被杀,塞尔柱指挥官在试图逃脱时被一名拜占庭军中的阿兰轻骑兵砍死。拜占庭方一位将军从马上摔下后淹死在曼德尔河中。


结局

无论如何,在曼努埃尔还活着的时候,拜占庭与土耳其在小亚细亚地区均保持着平衡态势,直到1180年皇帝驾崩后,土耳其人才敢越来越向西深入。曼努艾尔皇帝一生功绩无数,被基督教世界称作“神圣皇帝”与“最受保佑的君士坦丁堡之主”,他收到的尊敬甚至超过了他的老对手,一直想办法给对方设绊子的红胡子巴巴罗萨。拜占庭的最后辉煌随着曼努埃尔之死而消失了,1204年,这个帝国终于收到其命运的打击,紫袍金鹰的光辉逝去,十字教最坚硬之盾为其最锋利之剑所削去,或许连上帝也会扼腕叹息...........

  评论这张
 
阅读(82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